老戴很书呆子气的。万丽更想不到许大姐会说这样的话

不好,说得好也不能说,都是些有背景的人物,哪是他这个小小的主任可以评判的,他即便再关心万丽,也不能胡说八道嘛。
万丽受到鼓励,积极性高涨,很快又写出了第二篇,《农村女党员的素质》。这两篇文章在市妇联自己的内部刊物《妇女通讯》上发表后,很快都被市委办公室办的《情况通报》转载了,其中乡镇女干部心理问题的那一篇,发在那一个栏目的头条,还加了“编者按”,是上了规格的。许大姐看到万丽,拉着她的手,高兴地说,小万,市委向秘书长,那天还专门向我打听你的情况呢。伊豆豆特意跑到这边办公室来,说,万姐,请客吃糖。余建芳说,小万写出好文章,给我们妇联争了光,应该你请她吃糖。伊豆豆说,到底一个科的,胳臂肘子总是往里拐啊。
万丽顺着许大姐的话说,戴部长文质彬彬的。许大姐说,是呀,老戴很书呆子气的。万丽更想不到许大姐会说这样的话,要是在办公室,恐怕是不会说的。不过许大姐没有再多说戴部长,而是和万丽拉了很多家常,许大姐问了万丽的家庭、父母亲的情况,又问了万丽当时应聘机关干部的经过,又问了万丽有没有对象等等,万丽一一如实地说了,许大姐也一一地听了,并不停地点着头。
万丽说,大厅不是很多人吗?康季平说,不应该带你到这地方来。说着就按了墙上的按铃,服务小姐进来了,康季平说,我们结账。小姐不明白,赶紧解释说,你们放心好了,我们不会进来的,不会有人进来的。万丽脸通红,心慌得像做了什么坏事似的,都不敢抬眼看服务小姐的脸。服务小姐还在解释,说,真的,我们有规定的,我们的制度很严格的,你们尽管——康季平摆了摆手,又说了一遍,结账。小姐说,那也得按一小时算了,还有两杯龙井,你们喝都没有喝,可惜了。结了账,康季平在前,万丽在后,往外走的时候,经过一楼的大厅和账台,万丽恨不得钻到地洞里去,头一直低到了自己的胸前,好像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她,议论着她,一直到了门口,她才稍稍地回头看了一眼,却发现没有一个人关注到他们,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,服务员在服务,客人在喝茶聊天打牌,谁也不知道这两个人白白地泡了茶浪费了。
万丽说,几岁了?徐英说,五岁,我二十七岁结婚,已经晚了,婚后两年又都在忙工作、学习进修,所以耽搁了。那几年我压力很大,我婆婆一看到我,眼睛就盯住我的肚皮,亲戚朋友也是不断地打听,快有了吧,快有了吧,后来甚至还怀疑我不能生。有一次,有个亲戚抱了自己的孩子来我家,一定要过继给我,我问为什么,她说听我大姑子说,我们夫妻俩想得开,不想要孩子,所以要过继给我。小万,你想想,一个女同志,正当工作刚刚开始往上走的时候,想晚一点生孩子,多腾出点精力干工作,可压力就是那么大,本来我还想再拖一拖,后来实在也顶不住,就退了一步想想,一个女同志,早晚都得过这一关,就生吧,本来我单位正考虑要提我,可一生孩子,一耽搁就是两年。万丽说,女同志没有办法。
万丽说,既然向秘书长不会记恨我,你凭什么说他不会欢迎我去跟他工作呢?康季平说,也许向秘书长心里是希望你跟他的,但就算他心里这么想,他也绝不会这样做,这样做,于他于你,都没有好处,对他来说,事情太惹眼,太露骨,对你来说,你如果到了向秘书长的手下,处境当然是即刻改变,到处看到的都是笑脸了,但你背靠的树越是牢靠,你的危险性越是大,你明白吗?万丽有些明白,点了点头,说,那,我能到哪个单位去呢?康季平说,离开权力中心,到务虚一点的单位去,会好一些,比如,到宣传部——如果能到宣传部,你一方面可以用己之长,多写东西,锻炼自己的写作能力,同时,到宣传部还有个好处,有机会多跑基层,搞调研,当年年轻的毛泽东,就是经常跑基层,搞调研,积累人生经验。
万丽说,就说这南天服装城,明明是那些国营和集体企业欺负个体工商户,但因为市委的大方向是倾向另一边的,不赞成在南州市大力发展个体经济,我能说实话吗?康季平说,在不能说实话的时候,就尽量不说话,先回避着再说。万丽,你得明白一点,有些事情你如果做了,可能对眼前确实会有用处,但这种用处,只是暂时的,让人走不远,要想走得远,就先要把眼光放远,不计较一时一地的得失,不要计较那些蝇头小利,更重要的一点,万丽你一定要记住,你和别人不一样,你一旦违背了自己的良心,你的所获,绝不能替代你的所失,也就是说,你做了违心的事情,你的患得患失,你的痛苦,你的后悔,会将你所得到的利益和成功的喜悦抵消殆尽,最后你是得不偿失的。康季平的分析,入情入理,万丽的心情也渐渐地平静下来,情绪也好多了。
万丽说,就因为这,就调到外省去了?康季平说,调外省,那是工作需要,是组织的信任。其实,平剑刚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